成果展示

劉忠和:《“走西口”歷史研究》

發布:網站 發布日期:2013-10-30 閱讀:415720

 

 

《走西口》是一出流傳在晉、蒙、陜、冀四省區相鄰區域的傳統二人臺劇目。該小劇以樸實的語言、細膩的風格、蕩氣回腸的唱腔、悲愴而纏綿的劇情、高亢而真切的情感,膾炙人口,給人們留下了極其深刻的印象,成為這一帶人民群眾家喻戶曉、喜聞樂見并廣為傳唱的經典劇目。與其同源的民歌《走西口》也在很大范圍內流傳。“哥哥你走西口,小妹妹我實在難留,手拉住那哥哥的手,送哥送到大門口……”。這經典的唱詞,引領人們走入一個浪漫愛情故事的遐想中,走入歌詞所反映年代人們生活的場景,那里既有痛苦的生離死別,也有兩情相悅的愛情、親情,還有對未來生活的迷茫和憧憬。就是這樣的小戲和民歌,促使多少文人、學者寫下了他們的華章。

由于該地方小戲的廣泛傳播和深遠影響,戲名“走西口”一詞,也早已成為了華北流民北進西口地區謀生的代名詞,成為中國近代移民文化中的一個重要分支。本文就是以該小戲的劇情為中心,運用歷史唯物主義的方法,探究“走西口”這種移民文化和社會歷史現象,從而揭示出內蒙古西部地區經濟、文化發展的脈絡和社會變遷的狀況,為更好地促進內蒙古社會發展和文化繁榮服務。

本書共分六部分。在第一部分《西口就是歸化城》中,筆者運用考據學和社會學的方法,在大量史料的支持下,探究出人們常說的“走西口”的“西口”就是指歸化城(今呼和浩特市舊城),“西口”是歸化城的俗稱,從而推翻了占據統治地位的“殺虎口說”,也有力地駁斥了“西口”的“變遷說”,為“走西口”歷史研究開拓了道路。在第二部分《西口地區的農墾進程》中,筆者運用歷史文獻學和歷史地理學的方法,以清代西口地區的蒙旗設置為單個的研究對象,對絕大多數以農為生的“走西口”者所開墾的土地進程展開了論述,從而揭開了西口地方農業社會發展的全貌,為認識“走西口”和“走西口”社會現象鋪平了道路。指出了西口地區各盟旗對各自的土地認識也各不相同,而這種對土地認識上的差異,也直接導致了當“走西口”者踏入這些土地上后,處理方式的不同。在第三部分《走西口產生的時間》中,筆者通過對明清以來山陜人民到口外謀生形式、規模等的探討,得出走西口產生于清代康熙年間的結論。在第四部分《走西口者的主體》中,筆者運用傳統史學和社會學相結合的方法,對什么人走西口和他們為何要走西口這兩個問題進行了深入細致的探討、分析,并得出了光緒十年的編戶立籍,才使早期“走西口”者和其后裔及新來者,徹底把西口地方看作是自己的家鄉。第五部分《“丁戊奇荒”與〈走西口〉》是個案研究,筆者運用歷史文獻學和社會學的方法,對山西地區的“丁戊奇荒”展開了全面地研究,從而證明正是在“丁戊奇荒”的大歷史背景下,產生了膾炙人口、廣受人們喜愛的《走西口》小戲,“丁戊奇荒”促使許多山西人口流向了西口地區,出現了近代內蒙古歷史上的一次移民大潮。第六部分《西口地區的地名探源》,筆者運用歷史地理學和地名學的方法,對西口地區各個村名、地名的來源,展開了深入研究,從而發現西口地區的地名、村名的來源,有十六種之多,而且有許多種村名、地名的來源,是其他省區所沒有的,具有很大的獨特性,也說明西口地方村名、地名的來源極其豐富而復雜。通過對地名的研究,為深入研究西口地區的社會變遷和“走西口”這種社會歷史現象,奠定了堅實的地理知識基礎,為以后進一步開展類似研究積累了經驗和方法。

通過以上六方面的研究,筆者已能把握西口各地社會變遷概貌,能較好地闡述“走西口”這種移民文化現象,為地方文化、區域文化建設特別是為內蒙古建設文化大區、文化強區事業做出了貢獻,也為我國政府進一步做好移民安置工作、特別是解決好進城務工的“農民工”問題,以及各地方省市政府的“撤鄉并鎮”和解決人口流動問題,提供了歷史借鑒;同時也為多民族地區做好民族工作,增強民族團結,提供了參考。因此“走西口”歷史研究,具有極為重要的歷史和現實研究意義。

女高中生自慰污污网站